为什幺他要感谢任天堂?

浏览量:818 发布于:2020-06-15

为什幺他要感谢任天堂?

七月初,怪熊第一次出国,目的地是繁华千年的京都。虽然事先背了一些基本单字,一上飞机还是觉得很不妙——从逃生指南到机上侍应的说明都一字不识,再想到接下来好几天都要与这种语言上盲、聋、哑的多重障碍共处,不禁悚然,便沉沉睡去(咦)。

醒来已经在通关了。密密麻麻的表格让人望而生畏,好险日方有準备繁体中文版。终于入境,接着就要张罗到京都的车票,空档还得查询「食べログ」觅餐饭。赞曰:廉航机上不供餐,寒士望梅常兴叹。

在奔向京都的「遥」列车上,发现旅馆check-in的时限在即,不得不赶紧联繫。翻看数月前列印下来的订房资料,只得一支电话,拨过去,温柔的女声殷勤招呼,日文不错的旅伴接过,讲了半天却对不上话,怪熊在旁一愣一愣,总算旅伴示意,抄下一串号码。咦,还要打给谁?旅伴挂掉电话马上巴我头——原来当初订房要填地址电话,我不求甚解,胡乱填了日本任天堂总部的号码,好险该公司的总机好心,帮我们查了正确的号码。

此时窗外掠过任天堂的建筑,乳白色墩体,长得就像Wii一样可爱。心里默默合十。

接下来几天,日文全面掏洗下,也只能抓住汉字这几绺线索,推敲每段告示的真义,宛如十六世纪的日耳曼农民,首次能用母语听读《圣经》。于是到了陌生的地方就要找「案内図」,看到哪里都有「野菜」上桌终不困惑。不过,还是会想说,如果旅行之前有先读茂吕美耶的书就好了!

茂吕美耶是日本埼玉县人,生于台湾高雄,因此跟怪熊算物理上的同乡。茂吕本人和她的书一直都像台湾与日本之间的桥樑,将日本的大众文化介绍给台湾人。这次去京都之前,若能先读《茂吕美耶的历史手帐》,就会知道紫式部曾祖传下的宅邸位于京都上京区,而千利休跟羽柴秀吉的樑子,就在大德寺山门前结下。阴阳师安倍晴明,指引日本进入新时代的坂本龙马,皆与京都有不解之缘。

旅行之余,不免恻恻:虽然五十音都还零零落落,怪熊好歹认得常用汉字两千余,难道这一切都不算数吗!(抬袖掩面拭泪)

是的,假使没有读茂吕的另一本着作《汉字日本》,逕自对这两千余字望文生义,还真的会闹出许多笑话!汉字传入日本已超过一千五百年,字义跟用法已与其他使用汉文的地区大不相同。日文还保存着一些字词的古义,学来还真会感受到一些古意生涩的趣味。

上段那样说法,彷彿「其他使用汉文的地区」,汉字用法就相对雷同?由南方家园彙编中华语文知识库的《两岸每日一词》,俨然每日都可以拿出一个词,来跟前句话好好抬槓。就比方:「你心里打什幺小九九?」嗄?九九乘法?九九神功?咳,都不是,是台湾人所谓的「心机」。网路上一度流传过一篇中国资讯科技方面的用词整理,动不动「划鼠标」读「硬盘」再由「激光打印机」输出——哗,哩係ㄉㄟ共三小!

儘管有些人疾呼「世界是平的」,人类依其生活形式,其意义系统还是演化得纷繁璀璨,其间谿壑之深,还不好说。别说日本中国,光是你上下两代人,甚至小你五岁的弟妹,跟你操的语言,可能只有听起来相仿。每个音都听得懂,每个字都看得懂,凑起来却「维大力?」地不能理解,这样的情形恐怕会越来越深地浸透日常生活。

资讯爆炸的年代,语言工具书简练浓缩的特点,还是无可取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