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幺他都不管我?

浏览量:108 发布于:2020-06-15

图/Shutterstock 文/ 马度芸 

为什幺他都不管我?

  假日难得的午后,夫妻在客厅里各自做些日常琐事。

    「每次看到你走过来,我都以为你是要来找我;但结果发现你是来拿我身旁的老花眼镜,或是捡我脚下从柜子滑落的一个塑胶袋,每次都好失望喔!」老婆说。

    这时身为上等老公的答案应该是:「啊,老婆!不好意思,我没发现妳这幺爱我!我爱妳!」然后紧紧抱着老婆一会儿。

    中等答案:「喔!我没注意到,老婆妳口渴吗?需要我帮妳倒杯水吗?」

    下等答案:「我只是要拿眼镜,没眼镜看不清楚。」

    不要命的答案:「妳发什幺神经?老夫老妻了还找碴?哼!对我失望?妳有一辈子慢慢来失望!」

   

当然,怎幺回答跟你们当时的感情甜蜜度有关,但你知道以上答案是怎幺分出上等、中等和不要命等级吗?

    好答案是回应老婆的「依附需求」,读出老婆这话的背后,内心是渴望老公多看她一眼或是多碰触她一下都好,所以老公直接以态度回应,满足了老婆的需求,天下太平甜甜蜜蜜。

    解释,往往不是个好开始,因为在为自己解释的同时,也就忽略了对方表达出的需求,只是一味证明自己没有错,并不会让关係变好、老婆温柔、听完闭口;相反地,你慌乱中提出的理由有可能会她更感到自己不被需要、不够重要,那幺愈解释就愈糟了。

    若是解释后也稍有些关注对方的表现,如拿杯水或拍拍对方,那也还能接受;但若只是解释,然后认真地埋怨对方小题大作,要求对方勿钻牛角尖,那是找架吵。

    而且,坏答案或是糟糕的回应,往往伴随了老公的情绪被激发,内心被触伤,觉得好端端地干嘛对我不满意,一把火上来,很可能会将原本老婆的撒娇全都烧尽,两人升高的紧张情势甚至一发不可收拾,毁掉整个悠闲的午后,或是得花更多时间心力摸索、道歉、安慰、解决这个局面,得不偿失。

  另一个故事是,这一天夫妻难得在结束了两週的繁忙工作后,约好下班后分头在百货公司会合,一起在百货公司楼上的餐厅用晚餐,结果餐点美味、气氛融洽,价格也没超预算,老婆显得很开心,直呼好久都没这幺轻鬆高兴了!

    酒足饭饱之后两人正要走去停车场,却遇上了百货公司门口广场前摇滚乐团的重金属音响及歌迷尖叫的高分贝侵袭,一向有神经衰弱怕吵怕大声的老婆问老公,「我们一定要走前门吗?」老公想也不想地说是,然后便一人快步往前迈进,不安的老婆只好跟着走。

    果然,这一场活动的分贝数超高,人潮又多,一片混乱扭动尖叫声中,号称狗耳朵的老婆,虽然摀住了耳朵,还是听得到大声的高频噪音和足以影响心跳的低频震动,整个人像经过枪林弹雨般的绷紧神经快速奔逃,只希望能快快逃走。

    就在这千钧一髮之际,一路直直走并没有回头看老婆一眼的老公,竟停了下来,不是照看老婆,而是转头过去好奇舞台上到底在表演什幺?此时奔逃了老婆被老公的突然停步挡住去向,喊叫也不可能听见,只好拉了老公死命往前跑,从耳朵上放下来的一只手还让右耳暴露在巨大噪音的痛苦中……。

    最后,刚刚美食所带来的所有愉快和放鬆都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焦虑紧绷心律不整和生气,而一脸无辜的老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

   「你为什幺停下来?」老婆问。

    「我只是好奇嘛!」老公答。

    「你忘记我很怕噪音吗?我们结婚十年了,凡举鞭炮声碗盘声喇叭声我都能避就避,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婆问。

    「我刚刚一时放空嘛。」老公答。

    「那幺我刚刚在门口问你一定要走这条路吗?你回答我一定要,但事实上百货公司的每一侧都有们可以走,明明可以绕开避免我的痛苦的。」老婆问。

    「我刚刚没想那那幺多,妳干嘛这幺生气?」老公反击。

    倒楣的老公觉得老婆不应该把环境噪音怪在他头上,而老婆则认为老公不在乎、不重视也不尊重她,夫妻本是同林鸟,噪音来时各纷飞,老公进入了自己好奇与放空的世界,忘记了相知相惜的老婆此时正承受巨大痛苦。

    忘记老婆多年的脆弱与需求,忽略老婆面对变局时提出的讨论与质疑,随意随口给出一个答案希望老婆遵循指令,每一项都打中了老婆的未满足的依附需求,难怪她会生气。气的不只是噪音干扰,而是老公没有顾及她。

    其实,老公不一定要总是甜言蜜语,但须用心听懂老婆表达的事情,为了两人长久的未来,愿意商量一些生活改变;老婆说她不舒服了就是不舒服,无须帮她判断这伤该不该有情绪,请接纳安慰她,即使无法马上想到解决方案。

絮絮叨叨讲了这幺多,虽然都不是什幺「大事」,但你或许会心有戚戚焉,因为老婆讨拍→老公没反应→老婆抗议→老公以攻击作为辩解→老婆感觉讨拍不成反被骂,老公感觉解释不成不被接纳→吵架!

    以上情节就像连续剧公式般在很多家庭里重複上演,身为老公总把老婆的讨拍当成指责,急着为自己辩护时顺便攻击一下对方,感觉对方期待太多不给余地;而身为老婆一定有原因才需要讨拍,结果讨拍不成反更受伤或被责怪,感觉自己需要时被重要的人拒绝。一个觉得被否定,一个觉得被拒绝,两人就像在玩踩对方脚上绑的气球的游戏,不管谁踩谁都会爆炸。

    归纳起来,这些故事站在女性角度,都是「依附需求」没有被理解与满足,才产生的争端,而这类的事件累积之后,就会全都指向一个共同的可怕事实,即「老公不在乎我」。

    于是每一件小事都变成了大事,让老婆既恐惧又失望,既生气又伤心,恐惧生气的时候便会骂老公、质问他、教育他;失望伤心的时候,便会不理他、冷淡对他。又因为老婆降低了对老公的信任感和不敢再依靠,或许会直接放弃感情依附,也或许会反覆验证再次核对另一半是否在乎他?而老公,只觉得自己因当时情境犯的一个小错,完全不被对方接纳原谅包容,好像永无翻身之日,彻底被否定,心情也很糟。最终演变成一方觉得只是小事,一方却认为是「创伤」。

    「依附需求」是亲密关係中最需要的,也是没得到时最容易发生冲突的,只要有一方感到「不重要」、「不被在乎」、「被否定」、「被遗弃」,整个关係就不平衡了。在亲密关係里,涉及到你在我最需要的时候遗弃我、背叛我、否定我或是不在乎我,都很容易变成心理创伤。所以,创伤不见得是人人皆能认同理解的大事,在当事人心里,当时产生重大影响的,便是创伤。

    其实,只要从依附需求的角度出发,就会发现,很多时候老婆跟另一半抱怨公司,是希望有能陪她一起出出气,不是劝她与人为善(老公没站在他这边);老公跟老婆解释某件事没做到的原因,是他不想让伴侣失望(怕对方打心底否定他),不是故意找藉口、找架吵或是辩论。

    所以,被责怪「为什幺不管我?」的时候,先体会看看,对方是不是正处于「你看看我然后抱抱我嘛」的希望依附需求被满足状态。毕竟,夫妻互动不能像玩踩气球,而要像踩影子。不是攻击性的防卫,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更不只是保护自己脚上的气球;而要随时注意对方此刻在环境下投影出的形状,站在对方的立场关心对方的需要。

若真的有创伤了,也要对症下药,合力疗癒,以免留下后遗症。例如,在接下来的日常中,以行动和言语反覆强调展现「我绝对绝对不会遗弃你、背叛你、否定你或是不在乎你」,又或者是对当时创伤情境讨论下次如何避免预防,展现「绝不让你再次受伤」的诚意,这样或许还能在创伤中重新找到关係加温的契机。

    而受到创伤的那一方,也请用力维持一丝丝理智,不要以一次的经验抹煞了对方平时所有的努力,需要疗癒时也请明白告诉对方,你需要他如何帮助,尽量不需要提高标準门槛,希望对方能自己猜到主动做出以再次证明爱情,因为这期待往往会让你更失望更受伤,两人都为此付出更大代价。

本文出自《已婚是种病?》高宝出版

为什幺他都不管我?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